热门信息:
云南昭通鲁甸县救灾缘起文
慈氏佛子辞旧岁 马头明王贺新春
置身于正道,及时闻教法
力行布施无相颂 自古范阳出圣贤
驶向菩提路,乘载诸有情
無相布施濟孤孩,圓頓了義于世間
基金会通知
功德芳名汇总
在线捐赠(功德林)
邮局汇款(功德林)
中国工商银行汇款(功德林)
中国建设银行(功德林)
· 常海法师撰诗文祭...
· 回家挽起双亲手,...
· 大善济苦贫,利乐...
· 世上乐复有此不,...
· 秋风徐徐,九九重...
· 能读书,很幸福
· 与爱同行 点燃贫...
· 承三宝恩德 培...
详细信息 弘德家园 家园资讯
2013·弘德文化夏令营
    2013年08月21日

2013弘德文化夏令营快乐生活碎碎记

作者:明依

 
 8月12日,我到正在廊坊家园举办的2013弘德文化夏令营时,来自张家口、承德、邯郸、邢台、衡水等十几个贫困县市的75名孩子已经在这里度过了5天的快乐时光。
  从2005年第一批孩子入住到如今,已经记不得是第多少次到廊坊家园了,墙上的奖状不知道换了多少,依旧密密麻麻贴满了墙,最早的那张常辉法师在涞源县东团堡接丁银环时的图片还在,已经有些斑驳了,那时的丁银环大约10岁左右,记得第一天来家园,我带孩子们去理发,发现她涨了一头的虱子,索性就理了板寸,如今丁银环开学后就读高三了,工作人员说,是个很优秀的女孩,重点班前10名,二本没问题。
  其实本届夏令营工作人员中至少有一半就是长大了的家园孩子,比如三所弘德家园的总负责人就是朱佳伟,2005年从滦平县到入住弘德家园;本届夏令营总指挥之一的刘雪薇,也是2005年入住石家庄家园的孩子;李丹来自井陉太行山深处,2005年入住石家庄弘德家园,目前是该园的负责人;原廊坊家园孩子郑秋芳刚中专毕业,直接来到夏令营并准备到家园工作;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元廊坊家园园长张玉双也在这里帮忙,2011年来家园的芳芳和李明月暑假也没有回家,和大家一起为本次夏令营的弟弟妹妹们忙碌着并快乐着……
   陆陆续续与一些孩子聊天:齐建行,来自承德隆化县,17岁,家里只有兄弟俩,哥哥外出打工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这次师父去他的家乡时,他恰巧刚干活回来,师父说去读个技校吧,他跟着就来了。
  有一个叫纪慧爽的女孩是常辉法师介绍给我认识的,14岁,弃婴,养父残疾,爷爷79岁了,她说喜欢这里的生活却不能留下来,原因是父亲外出打工,爷爷没人照顾。我说,你迟早都要离开他们的,错过了这次机会,也许会影响一生的命运。孩子低下头来,说,他们真的对我很好,我不忍心丢下他们不管……
  由衷的祝福这个孝顺的孩子,相信孩子一定告诉她的养父和爷爷甚至乡亲和同学们,师父和阿姨曾如何劝她留在家园,那一份暖暖的慈心和爱意,会永远的留在孩子的记忆里。
   常辉法师说,夏令营的主题就是吃喝玩乐,无论能否留在家园,都要让孩子们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夏令营的车子有些小,孩子们轮流出去出去吃饭和游玩,今天晚饭时常辉法师带了孩子们去吉野家吃饭,在料理台前孩子们叽叽喳喳,最后拿了广告画页上楼慢慢点,有两个孩子点了咖喱饭,却不好意思跟我的牛肉饭换,呵呵,平生第一次尝尝咖喱的滋味也好。
      拍了一些图片,看看我们夏令营的孩子们有多可爱!

8月13日
清晨最早起床的工作人员,5点半,挨个叫孩子们起床,下楼到操场上跑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47.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太阳冉冉升起,东方大学城里一片葱茏间,弥漫着些许薄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5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晨曦里牵牛花盛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55.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孩子们一一跑过我的身边,每个孩子都问一声:阿姨好……,一叠声的答应着,心里洋溢着难以言传的幸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51.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历剑锋也带着狗狗们出来了,这是廊坊家园在街头捡的流浪狗,4只,还有一只在师父屋里。我惊异于为什么不用链子牵着,狗狗们乖乖的跟着走?历剑锋说,刚来的那只小狗,第二天就知道回家,赶都赶不出去。
跑步回来,厉建华带了几个孩子打扫接待室,温柔的叫着孩子们:亲爱的、宝贝……,有孩子问为什么这样称呼?厉建华说,我现在还叫不上大家的名字,只好这样称呼了。喜欢吗?孩子们喊着:喜欢……
早饭是大米粥、馒头,两个小菜,饭后洗着碗,王笑艳告诉着孩子们:水流小一些,要节约用水;洗洁灵要少一些,减少污染要从点滴小事做起……

快20年了,无论是走访孩子家庭或在弘德家园,习惯了与孩子交流的善巧,比如从不会问孩子父母在不在,而是问:家里有什么人?来自承德山区的小飞是本届夏令营唯一的准大学生,刚考入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专业,毕竟是大孩子了,她坦然的告诉我: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入赘他乡,她和爷爷一起生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61.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飞
     也如此问9岁的萍萍,萍萍说:家里有老叔老婶,还有小弟弟妹妹。没有看孩子的资料,也不忍心问孩子的父母为什么不在,只是问:老叔老婶对你好不好?萍萍说:超好。
    问:怎么样的超好?
    萍萍:今年给我买了新衣服,没给她亲生的孩子买。
    问:你愿意来弘德家园吗?
    萍萍说:愿意。
    问:老叔老婶愿意让你来弘德家园吗?
    萍萍说:愿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69.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有着一个超好老叔老婶的幸运女孩刘萍萍
    忽然的想起了一次走访孩子家庭,我们想接一个也是跟着叔婶生活的孤儿到家园,听我们介绍了弘德家园情况。孩子的叔叔问,可不可以让自己亲生的孩子去?我们说不行。孩子的叔叔说不高兴了,说这个侄子也不能去!看着孩子失望的眼神,我们唏嘘不已,但没有办法,因为叔叔是孩子的监护人,他有这个权力。
    记忆中还有涞源县一个叫小雨的女孩,那年约10岁,是奶奶带着来的,奶奶说孩子太苦,希望孩子到弘德家园,离开涞源到廊坊家园的前一天,孩子的叔叔强行把孩子要了回去,说要去就让自己的孩子去,小雨走了孩子孩子谁抱?羊儿谁赶?如果那次小雨能接出来,就是第一批廊坊家园的孩子,和丁银环一样读高中,也快考大学了吧?
    相比之下,萍萍是幸运的,至少在萍萍的记忆里有一个超好的老叔老婶。在我记述这段文字时,说那边另一台电脑前的刘雪薇说,她也是跟着叔婶生活的。刘雪薇是石家庄家园第一批孩子,今年大学毕业了,本来已经找好了工作,觉得师父更需要自己,决定回来工作以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

     晚上碰头会上,有工作人员说一个叫陈涛的男孩,母亲烧死了父亲后潜逃至今下落不明,跟着爷爷过日子,是最需要留在家园的,却闹着要回家,估计因为在宿舍里让一个叫闵海洋的孩子打了。
   师父叫过来问陈涛,也是家里还有什么人跟着谁生活等,孩子还没说话就先哭了。
   再叫来打人的男孩闵海洋,闵海洋父亲被人打死了至今未下葬。
   师父问:你打过人吗?
   闵海洋说:没有:
   师父问:别人打过你吗?
   闵海洋说:没有。
   师父说:记住,别人打了你,也不要打别人,你可以告诉我,我去找他。
   闵海洋点点头,走了。
   一个叫王佳怡的女孩也不愿意留下,工作人员说曾亲耳听见孩子的母亲打来电话。
   叫过来一问,孩子确实是孤儿,父母双亡,所谓的母亲,其实是孩子的姑姑。
   师父吩咐工作人员:对每一个不愿意留下的孩子,都要问一个为什么,每天一个个观察、汇报。
   我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他怕错过一个苦孩子。
   晚上,又来了来自赤城的3个孩子,一个男孩叫高建强,两个女孩晚上将近10点钟才到,是分别由姑姑和爷爷送来的,都是孤儿。其中一个叫龚雪梅的女孩的姑姑说,见过我,那一次觉得孩子太小,没让孩子来。我想起来了那次的资助活动,那次接到廊坊家园的最小的女孩叫段小娜,今年15岁,开学该上初三了。

图片另附上

在与孩子谈话时,师父始终握着或抚摸着孩子的小手,那一个个瞬间,让人感到温馨十分,相信孩子们也会铭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8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92.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596.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以下是来自赤诚的两个女孩: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606.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女孩龚雪梅的姑姑说,那一年没舍得让孩子来,让孩子多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1090605.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这个女孩也是孤儿,爷爷70多岁,眼睛近乎失明


 

8月14日
    上午有一些孩子去胜芳荷香斋吃素食,然后到果园里摘桃子,那果园是一家企业自己的,一个个又红又大的桃子,是孩子们自己从树上摘下来的。
    韩东居士陪了保定拓邦培训中心最优秀的的培训师狐狸来为孩子们做拓展训练。
    一些孩子水土不服,工作人员给孩子们涂抹消炎、止痒药品。
    常辉法师交给我一个任务,纸条上是工作人员统计的不想留弘德家园的孩子和经考察被提名不合格的孩子。
按照宿舍一一与孩子交谈:
    纪晓宇、纪晓倩姐妹分别是13岁、9岁,爷爷奶奶80岁,却不愿意留在家园,原因是离不开爷爷奶奶。问姐姐晓宇:爷爷奶奶不在了你和妹妹怎么办?晓宇说:家里开了家庭会,爷爷奶奶不在了大哥哥管。晓宇说她大哥哥25岁了,结婚了,在外地打工。问晓宇大哥哥是不是亲的?晓宇说:挺亲的。问有没有大哥哥的电话,晓宇说:没有。我估计是表哥或堂哥。问了晓宇、晓倩家里的电话,需要与家长联系。
    郭晓旭、郭晓冬兄弟情况大致相同。女孩国唱跟着叔婶生活,马爽跟着三大爷、三大娘生活,三大爷家有3个姐姐、一个哥哥,而马爽开学就该读初三了,三大爷、三大娘会不会供孩子读高中、大学,如此与孩子分析,马爽开始深思……
    孩子们毕竟还小,第一次离开家乡,想家是自然的,留不留在弘德家园,需要与监护人联系协商,毕竟关系到一个孩子的前途与命运。
    被提名不合格的共有5个孩子,无论他们打个小架、骂骂大街,都不重要,孩子们不是圣贤,有点小毛病是正常的,最关键的是他们是不是最苦最需要帮助的孩子。
其中一个孩子叫赵亚红,来自唐县百花村,她的母亲就是被拐卖来的彝族妇女,来时才16岁,嫁给了两个老光棍,不久就疯了,生了赵亚红和弟弟两个孩子,这个不幸的女人,至今听不懂也不会说汉话,头上还是离开家乡时那一头的彝族少女饰品。只有赵亚红能与母亲进行简单的交流,母亲告诉她自己的家乡是昭觉县***乡***村,自己母亲的名字叫****,那是一个4个字的彝族名字——也许赵亚红的母亲并不疯,她只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顽强的拒绝着自己残酷的命运,还不如就疯了,忘却一切,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私下里曾将赵亚红母亲的家乡地址与家人姓名告诉了常年致力于大凉山麻风村文明工程的果衍法师,他说,你觉得这个彝族女子还能回来么?他的家人接受她么……我无语泪流。
    我告诉赵亚红,我前不久去了凉山彝族自治州,也去了昭觉,她母亲的家乡天蓝水清,索玛花漫山盛开,风景比画里更美。还有彝族的扎尔瓦,彝族女子风情万种的裙子与头饰……,赵亚红专注的听着,说长大了一定带了母亲去昭觉看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赤城来的两个女孩说要美容美发,师父说那个职业不安全,最好换个专业,女孩说那就学服装设计和剪裁吧。师父说那也算是一门谋生的手艺,我说现在人们都买成衣,裁缝铺也就是给人修修衣服、剪剪裤脚。师父说幼教和护理不错,然后找来了刚从护理专业毕业的原家园孩子郑秋芳。是啊,我也主张女孩子做个护士和幼儿园老师,将来嫁个好人家,有一个平稳的人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来自唐县百花村的赵亚红,母亲是被拐卖来的彝族女人

夏令营期间带孩子们去了梵华精舍,梵华法师给孩子们讲了人生的道理,并在梵华精舍用了午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yk$}eipl`m6ttaf~fzvvgq.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8月15日
   清早师父一到办公室就急吼吼的找司机,说已经为龚雪梅的姑姑、王雪飞的爷爷预定了9点半的火车票,赶紧送两位家长到火车站,他们平生第一次坐火车,取了票一定要送上车……
有两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兰州的佛教徒要送到这里出家,师父说:出什么家,到家园来上学吧!订好了车票打电话叮咛他们12点之前一定要赶到火车站,吩咐这里的司机到北京去接,原因是送孩子的老菩萨也是第一次出门……
   从孩子们一到夏令营,工作人员就询问准备读职业学校的孩子们的专业意愿,同时开始与一些职业学校联系孩子入学事宜,今年一些孩子将分别在石家庄、保定、廊坊、秦皇岛、扬州部分职业学校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刚刚从江西一所大学毕业的原石家庄家园孩子刘雪薇忙着联系学校,每个人都忙碌着也快乐着。
向家园工作人员询问早期到家园的一些孩子的近况,说有几个孩子杳无音信,包括一些已经大学毕业甚至留在家园工作的孩子,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曾在弘德家园(孤儿院)的生活经历,我深深地理解他们,那是孩子们在极力掩饰并抹去童年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其实无论是否常回家园看看,弘德家园都永远在孩子们的记忆深处,尤其是师父,那是世界上最慈爱、最慷慨也最伟大的父亲。师父手机里保存着所有孩子的手机号,心里惦记着每一个孩子,孩子们也是,心底深处最隐秘的事情都会告诉师父,记得一次清琳问我:您说师父那么忙,心里还装着孩子们那么多的小秘密!
   就在刚才,我问师父哪个一直未与家园任何人联系的女孩现在哪里?师父说在北京,尔后感慨:在北京生存不容易啊。
   今天上午狐狸继续为孩子们做拓展训练,内容是:改变自我,改变命运!插手游戏,扑克拼图。
   狐狸问候孩子们:早晨好!孩子们喊着:很好!明天会更好!
   今天拓展培训项目:击掌测试(自卑改善)、千丝万缕(信心培养、改变现状)、多足站立(破除惯性思维)、急速(团队配合)
   拓展又叫体验式培训,英文为OutwardBound,意为一艘小船驶离平静的港湾, 义无反顾地投向未知的旅程,去迎接一次次挑战,去战胜一个个困难……
   拓展训练通常利用崇山峻岭、翰海大川等自然环境,通过精心设计的活动达到“磨练意志、陶冶情操、完善人格、熔炼团队”的培训目的。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拓展训练瞬间

8月16日
     夏令营已经接近尾声,开始有家长打电话问孩子什么时候回家?如何接孩子?昨天傍晚,孩子们排了队给家里打电话,听着家长用方言大嗓门问着孩子:能吃饱饭不?肚子还疼不?别喝凉水!孩子带着哭声说吃的好,去什么地方玩了……坐在旁边,听的心里暖暖的也感慨十分:无论孩子的监护人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还是姑姑姨姨,很多孩子是家里这一脉唯一的血脉和独苗,却不得不送孩子到陌生的城市寄养,该是多么的无奈与不舍?
    那天看着王雪飞的爷爷离开时蹒跚的身影,心里酸酸的,老爷子将近80岁,双目失明,只看得见眼前模糊的影子,在孙女不在的日子里,该怎样生活?该怎样的牵肠挂肚、长夜难眠?但又不得不送孩子来家园,老人用浓重的方言告诉我,大意是,怕耽误了孙女的一辈子,更怕死了孙女没着落……
    没有问是否有没有家长电话的孩子,就像家园里寒暑假无家可归的孩子,孩子的监护人多半是叔伯或更远的旁系亲属,记得家园曾有一个孩子的监护人是堂哥,就是叔伯的儿子,孩子在家里本来就是负担,寒暑假回去住几天,还得给回来的路费……
    今天师父开始安排夏令营后期安排,比如不留园的孩子如何回家,留园孩子就读学校的落实情况,有学校不愿意接收孩子,声称从不请客送礼的师父说:花钱送礼也得保证孩子入学!
    昨晚山西高陵县一对姐妹来到了家园,她们是13岁的王晓曼和9岁的王晓路,没问孩子双亲情况,只知道两姐妹自己过日子,放学回来姐姐给妹妹做饭吃,孩子就读的学校只有7个学生,今年因为天旱,庄稼颗粒无收……妹妹来了就不想走了,姐姐却不愿意留在家园,但回去了怎么生活?经再三劝说,姐姐答应留下来试试。嗯,愿意试试就好。 
    大部分孩子都去了位于天津开发区的极地海洋馆,想象不出这些来自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见到了企鹅、北极熊、小海狮、海豹等形形色色的海洋动物,该是怎样的惊喜!这些活动的寓意就是告诉孩子们:走出大山,走向广阔的大海、无垠的世界……

     还想记述的是,在夏令营期间,师父和工作人员、孩子们先后收养了5只狗、一只猫,其中一只狗叫悟空,因为来时太瘦,因此小名面条,还有一只叫八戒,那只小猫两只前爪略有残疾,但不影响它窜上蹿下,病的最重那只狗就住在师父屋里。几个小家伙都聪明异常,我来廊坊家园无数次,仍然觉得迷宫般的找不着北,小家伙们刚来几天,在楼道里到处溜达,到点了知道在哪儿吃饭。
晚上又来了一对小兄弟,他们是9岁的安超和6岁的安斌,母亲是广西人嫁到河北(估计是拐卖),母亲去世,父亲下落不明,开始时由甘肃一家寺院收养,一个居士不远千里送到这里。
与刘雪薇一起逐个问孩子,留在家园还是回家?家长和孩子都同意留下的留下,家长同意孩子不愿意留下的明天给家长打电话,发现了几个来自百花村的孩子,其中一个男孩甄二党,说不知道母亲来自哪里,也听不懂母亲的话。


孩子们在天津航母主题公园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8月17日
    第二批孩子去天津航母主题公园。
   上午开会,师父再三强调:孩子想留下家长不愿意孩子留下的,大多是弃婴,一定要问清原因,争取孩子留在家园。
   预计最麻烦的是孩子的入学问题,工作人员说,去年送礼2000元,学校中旬之后才研究。今年的孩子家庭尤其贫困,学习成绩不好,困难会更大。师父说,人家一个孩子要3000块钱,你一共才送了2000元,能不耽误孩子吗?一个孩子送礼3000块钱算什么?3000块钱就买了孩子一生的前途、命运,抠门儿,脑瓜子不可思议!
天津来了30多位佛教徒、爱心人士来看孩子,认养新来的孩子,尔后挨个跟师父合影留念。师父正襟危坐,笑眯眯不厌其烦,我开玩笑说:以后想跟师父照相要收费的,收了费养孩子,师父只是笑。
     稍后来的还有东方之子和他的天津车友会的朋友们,孩子们和工作人员至今不知道也不问东方之子的实名是什么,只记得每个周日他们都带了食材,来为孩子们做顿午饭,今天是他们第529次到家园做饭了,今天东方之子带来了鱿鱼、虾仁、瘦肉、鸡蛋、面筋、黄瓜、西红柿,连面条都买好了,知道今天人多,约150人吃饭,所以要为孩子们和大家做打卤面,卤子是标准的天津风味,吃全素的居士还有芝麻酱……东方之子在厨房里抡起铁勺,挥汗如雨,一块汗津津的毛巾就顶在头上……
    给孩子们做顿饭,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善举,但529次,529个星期日,粗算起来已是8年的光景,虽然他们——至少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不是佛教徒,他们8年如一日,风雨无阻,不曾间断,就是菩萨行。
    师父与众居士如数家珍般的说着孩子们,发现孩子们的身世远比登记表上和孩子们口中说的凄惨得多,比如我昨天说的女孩刘萍萍,只知道她父母双亡,跟着奶奶和老叔老婶生活,其实她母亲是带了三胞胎被拐卖到河北的,母亲死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奶奶将另外两个孩子送了人,只带了她一个孩子过日子,快9周岁了还没有上学。
   昨晚来的两兄弟安超和安斌母亲也是从广西来到河北,母亲车祸身亡,父亲不知去向,一个叔叔残疾,也买了个外地媳妇,生了个女孩不到1周岁就跑了。奶奶无法带3个孩子,找了个老伴,老伴动不动就打安超安斌两兄弟,奶奶也是个念佛人,托人将两个孙子送到了寺院,该寺院地处偏僻,送孩子上学要走3小时山路,所以两个孩子至今还未上学……
   说王雪飞爷爷70多岁了,双目及近失明,孙女到了家园,老人家一个人怎么生活?师父说:还记得那次接丁银环吗?我说慈悲与残酷,我们接了丁银环来,是慈悲,但对双目失明的丁银环奶奶来说,就是残酷。   丁银环也是一个弃婴,养父也是下落不明,记得曾问过丁银环:你奶奶上厕所怎么办?丁银环说:我牵着。问:你来了谁牵着你奶奶?丁银环一脸茫然。她还太小,那年还不到11岁。 
   在慈悲与残酷之间,选择了慈悲救孩子,尔后大约二三年后,丁银环的奶奶去世了,如今的丁银环已经是1·65米以上的大姑娘了,暑假后即将读高三,明年该考大学了。我在前几天的日记里已经说过,这是个品学兼优的女孩,重点班前10名,班主任说考二本没问题,而丁银环的目标是一本,那是一座她理想中的圣殿。
   慈悲乎?残酷乎?本是无二无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独自过日子的13岁的王晓曼与9岁的王晓路姐妹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昨晚刚从兰州来的安超、安斌兄弟和专程送他们来的老居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天津大港布施组与师父与孩子们合影留念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家园人丁兴旺,师父喜气洋洋
8月18日:为期10天的2013弘德文化夏令营圆满结束了,逐渐熟悉起来的孩子们恢复了活泼淘气的天性,开始打闹起来,最晚来到家园的安超、安斌兄弟打了同宿舍的一个孩子,问安超打人对不对?安超说不对。不对怎么办?安超、安斌兄弟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齐声说:对不起,一场官司顿时云开雾散。
从昨天开始,工作人员就开始一一给家长打电话,在商议什么时间和地点接孩子,一些孩子按家庭情况应该留在家园儿孩子不愿意留下的经与监护人沟通,不过是孩子有些想家且不习惯家园的生活,最终几乎全部入园,他们本来就是常辉法师携河北佛教慈善基金工作人员和佛弟子走访了河北最贫困的18个县市,从近千名贫困孩子的挑选出来的最苦的80名孩子,他们不幸的孩子,也是最幸运的孩子,他们的一生自此而改变。
常辉法师说,以后弘德家园将向15——20岁的孩子倾斜,希望孩子们能就读职业学校,3年时间学一门技术自食其力,周期短、见效快,较之几岁入园十几岁离园,救助的面积更大甚至可以在省内普及,月光居士着急的问:还有那么多小小年纪的苦孩子就不救啦?师父瞪眼:谁说I不救啦?是啊,师父说过:我与穷人历劫缘,只要是穷人尤其苦孩子,师父又哪一个没有救呢?
清晨5点钟,在卫生间遇到那个说家里已经开了家庭会,爷爷奶奶不在了大哥哥抚养他们姐妹的纪晓宇,问她为什么起得这么早,晓宇叽叽嘎嘎笑着说:师父说啦,再闹着回家就把我拴起来呢。
我问姐妹俩独自生活的13岁的小姐姐王晓曼:弘德家园好不好?晓曼说:好!问她什么好?晓曼说什么都好。问她什么最好?晓曼说:什么都最好,吃的、玩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还有师父,都是最好。问她还走不走?晓曼大声说:不走啦!
或许还有不能在来到家园的孩子,但10天的夏令营生活,美丽的北京、天津、大学城、公园、海洋馆、肯德基、麦当劳、吉野家……还有师父工作人员、佛弟子、爱心人士那亲人般的温暖,堆积如山的水果、点心,东方叔叔地道的天津风味打卤面,还有那诡异的咖喱滋味,会永远留在孩子们的记忆里并将温暖孩子的一生。
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孩子们由衷的感谢众居士与爱心人士对本届夏令营的无私支持,也期盼孩子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推荐好友 】   【 】   【 打印 】   【 返回
版权所有:河北省佛教慈善基金会 冀ICP备13002232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502000832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小安舍村  邮编: 050071  慈善办公室电话:0311-87755970 弘一佛堂印经处:0311-8776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