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信息:
云南昭通鲁甸县救灾缘起文
慈氏佛子辞旧岁 马头明王贺新春
置身于正道,及时闻教法
力行布施无相颂 自古范阳出圣贤
驶向菩提路,乘载诸有情
無相布施濟孤孩,圓頓了義于世間
基金会通知
功德芳名汇总
在线捐赠(功德林)
邮局汇款(功德林)
中国工商银行汇款(功德林)
中国建设银行(功德林)
· 常海法师撰诗文祭...
· 回家挽起双亲手,...
· 大善济苦贫,利乐...
· 世上乐复有此不,...
· 秋风徐徐,九九重...
· 能读书,很幸福
· 与爱同行 点燃贫...
· 承三宝恩德 培...
详细信息 弘德家园 家园资讯
苦孩子点点: 假如没有遇到常辉法师
    2012年07月31日
假如没有遇到常辉法师……

                                            ——记录一个曾经的苦孩子点点

   (文章中隐去了孩子的真实姓名,但很多人知道她是谁,也一定还记得她当年的坎坷与无助

    就像人们常说的日月荏苒,岁月流逝,就在人们对弘德家园的关爱/奉献/质疑中,弘德家园已经蹒跚走过了8年,孩子们忽然长大了,工作了,大学毕业了,结婚了,生儿育女了……常常在不经意会遇到一个家园的孩子,或网上或哪个孩子回来探家,谈过了近况,几乎都会说:如果没有遇到常辉法师……琳琳和秋秋说,如果没有遇到师父,不会嫁得这么好;涛涛说,想起师父接的那一天就想哭;梅梅说,有这样一个爸,很知足。
    无论孩子们现在从事什么职业,境遇如何,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没有师父就没有自己的今天,如果没有遇到师父,他们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子……
女孩点点和家园所有的孩子一样,有着自己的切身体会。
2012年年初在北京见到点点时,我愣住了,几乎无法相信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就是记忆中的那个瘦瘦的/怯生生的/头发乱蓬蓬的小丫头。
好像是2002年的冬天,常辉法师参加一个会议,出来遇到衣衫褴褛的点点母女问他:您的寺院在哪里?能不能借宿一夜?常辉法师说可以,带她们到了弘一佛堂,点点母亲说,她们来自东北,找点点的生身父亲讨要抚养费。常辉法师问:如果没有遇到我,会住在什么地方?母亲说那就是街头/屋檐下了,火车站进不去,进去了也会被赶出来……
点点后来在自己的博客里如此记录自己的当年的生活:
寻亲,千里迢迢,千辛万苦,见面,指责,落跑,绝望,割腕,自残,歇斯底里,头撞墙,手持刀,咬牙切齿,怨恨的眼神。
穿妈妈单位的劳保服/老式衣裤,发黄的白色衬衫和裤子,肥的像裙子,长的像拖把,永远穿大几号的鞋子,戴劳保帽子/手套,背妈妈用碎布缝的小书包。
后背被烫烂了的薄棉衣,穿鞋底碎了几瓣的单鞋走在雪地里,和妈妈挨家餐馆要剩饭剩菜,被放狗咬出来。
永远也忘不了那家餐馆的少主人有多善良,拜托厨师下厨做新鲜的饭给我们吃,还给了旧衣服。
捡空瓶子卖,捡纸箱回家铺床,租黑暗潮湿阴冷的下屋,吃菜场被扔掉的烂菜叶,吃最差最陈的粮食。
偷跑到农家乐饭店打,,骗老板自己已经满十八岁,老板相信了。服务员很累,晚饭的汤是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
接受捐助,厚着脸皮找校长减免学费学杂费,不订校服,不订学习报,不订学校统一的豆浆,不买本壳书皮。
穿同班同学捐赠的旧衣裳,老师同学们捐款买的棉衣棉裤棉,,带着惶恐害羞的心情念了感谢信。半价去老师家补课,对班主任和英语老师感激不尽。
    反正小时候,中学时候吧  就是很少棉衣穿,毛衣都是不到手腕的,穿的鞋子是塑料底的,  因为冬天零下三十几度 踩到地上鞋底都裂了  走到最后都碎了, 也没办法 ,那时候每天晚上不睡觉等流星许愿希望能有双同桌那样的棉鞋穿,冬天的时候穿单衣,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衣服后背被炉子烫化了,很大的口子,自己还好几天不知道呢!牛仔裤膝盖都是全部裂口的,老师还以为我搞怪呢
  后来班主任  还有英语老师 组织同学给我捐款 买了棉衣/棉鞋 /棉裤,第一次见到师父,我身上穿的就是老师给买的棉衣呢   粉色的,我很喜欢那件,后来给被我妈妈穿到破,估计现在我妈妈还留着那件衣服
那些日子,常辉法师几乎动用了所有的有关部门领导,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在省城百万人口里找到了孩子的生父,为了预防万一,常辉法师还找到了法院的同志一起协商。点点的生父已经再婚,有了自己的儿女,多年与点点母女失去联系,点点父亲有他自己不得已的原因,好在事情出乎预料的胜利,点点的父亲答应每月给孩子300元生活费。
那时常辉法师正筹建弘德家园,点点本是可以留下来的,但点点的母亲须臾不肯离开孩子,再三斟酌,点点母女回到了原籍。但常辉法师一直惦记着点点,点点也一直与常辉法师保持着联系,告诉师父自己读中学了/考上中国传媒大学了,大学毕业了,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远隔千里,点点仍然是家园的孩子,是常辉法师的牵挂。
2012年初,我随常辉法师到塘沽/廊坊途经北京,常辉法师电话问过了在北京的每一个家园孩子状况后,得知点点有空,约她出来见见面。点点长大了,依偎在常辉法师身旁,倒水/夹菜,美丽清纯/又落落大方。点点没有说自己几年的求学生活,只是把博客网址和微博告诉了师父。
那天常辉法师日夜兼程,到保定家园时已经是次日凌晨,我相信常辉法师一夜未眠,通宵看完了点点的博客,告诉我看得想哭,愧疚自己因为点点母亲无法安置,孩子没留在弘德家园,肯定吃了很多的苦,但点点什么也没说,就像日常与师父写信和打电话一样,报喜不报忧,她觉得因为师父帮忙,父亲每月给300元生活费并供自己读完大学,她和母亲已经感激不尽。
记得在北京,我问点点:假如没有遇到常辉法师你会如何?点点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低下了头,她也许不愿意让我看到她的眼泪。
点点工作后的第一个月就把母亲接到了北京,租房/上班下班,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生活一定也艰辛十分,但面对师父,点点一脸灿烂的笑。
点点的博客里如此叙说自己:
 依然捡空瓶子/废纸箱,用吸铁石吸路上的铁钉之类,眼睛往垃圾箱里瞄。落下毛病了,是习惯。
有新衣服穿,看到批发市场里喜欢的衣服掂量再三也还是不舍得买,杀价杀到吐血才肯买下。
可以自己买棉鞋穿,穿到掉皮鞋底漏水也舍不得扔,决定明年还穿它。
不用再捡烂菜叶,也还走遍市场问遍价钱买最便宜的蔬菜。不吃水果,妈妈想吃的时候才买。
 一天一天长大/有一天也会变老,比起金钱财富,更想要安宁祥和.
我不是金子,我会把自己埋在沙砾里,我只想保护我仅有的一点点安全感,我不准任何人掠夺它。
童年的不幸给点点留下了太多的烙印,幸运的是,点点遇到了常辉法师,就像一个叫张帅的女孩说的:最重要的是,从此不再孤独/害怕,因为知道有常辉法师/有弘德家园,那是自己永远的家和依怙。
就像世间所有的家长一样,常辉法师一直盘算着如何给点点介绍一份更合适的工作,钱最好多一些,上班近一些,她们母女生活尽可能好一些。还有就是希望点点能遇到一个可靠的男孩,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推荐好友 】   【 】   【 打印 】   【 返回
版权所有:河北省佛教慈善基金会 冀ICP备13002232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502000832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小安舍村  邮编: 050071  慈善办公室电话:0311-87755970 弘一佛堂印经处:0311-87761341